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战无不胜 > 正文

【中山六院】中山六院改制疑云

时间:2019-03-16来源:怒不可遏网

作文「中山六院改制疑云」共有 6463 个字,其中有 5776 个汉字,0 个英文,125 个数字,562 个标点符号。作者佚名,请您欣赏。玛雅作文网荟萃众多优秀学生作文,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作文,请使用网站顶部的作文搜索引擎进行搜索。本站作文虽然不乏优秀之作,但仅为同学们学习交流的习作,不能当作范文使用,希望对同学们有所帮助。

“当前完工且投入使用的部分有14万平方米,等第二期工程完工后,整栋楼的总面积将达到22万平方米。我们将利用这个全新的空间,打造一家具有全新运行机制的混合所有制医院。”2014年3月的一天,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下称“中山六院”)大外科主任林锋带领《中国医院院长》记者走在院内一栋刚刚竣工一半的综合大楼内,言语中透露出热切的期待。
这栋大楼即将承载的正是近期被业内和媒体密切关注的广东省公立医院改制案例。广东省政协委员、省政府副秘书长李捍东在谈到中山六院改制之举时,称其“完全不是原来的体制,是一种新型的模式”,“将会有混合制三甲医院出现,即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的混合”。
此次中山六院改制模式之新,新在由中山六院与德福资本以3:2的比例共同参股,在这栋新楼中成立全新的中山大学附属胃肠肛门医院。后者将与中山六院其他未参与改制的部分共存于现址。而已有的公立医院股份制模式,或为公立医院与社会资本合办新医院,或为公立医院投入全部资产进行彻底改制。
这种全新的混合所有制尝试,决定了中山六院的改制,前路茫茫,机会与争议并存。
负债触发改制
事实上,此次中山六院改制,绝非一时兴起,而是与上述医疗大楼的筹建息息相关。
中山六院于2007年2月,由市政府成建制整体移交给中山大学,更名为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由中山大学常务副校长、中华医学会外科学分会结直肠肛门外科学组组长汪建平任首任院长。
建院伊始,汪建平带领一批消化外科专家入驻中山六院,创办了特色科室――胃肠外科。同年6月,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胃肠肛门医院)挂牌成立。自此,中山六院定位为以胃肠专科为特色的大型综合性医院,并参照三甲医院标准筹建。
2012年6月,14万平方米的医院综合大楼正式启用,配置床位1200张。“胃肠肛门一个专科的床位数就从最初的几十张发展成现在的700张,同时还开展了20余个亚专科。仅放射性肠炎一个病种,就有一支专门的团队从事相关研究。”中山六院党委书记苗伟告诉记者,医院发展到一定规模后,疾病诊疗水平迎来一个快速的提升。
这种大专科、小综合的发展战略,使中山六院很快在省内外创出了声誉,年业务收入也从2005年的5000万元增至如今的9亿元。然而,据广东当地媒体报道,中山六院的综合实力相比中山系统的其他兄弟单位还存在一定的差距,门诊量仍未达到饱和状态。
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廖新波告诉《中国医院院长》记者,中山六院在大力发展胃肠肛门专科期间,筹得8亿元资金新建综合大楼。然而,在省部共建支持政策批复后,财政厅仅拨款不足一亿元。巨大的资金缺口让中山六院萌生了引进社会资本发展建院的想法。
正如廖新波所言,尽管规模和收入都得以快速增长,但新综合大楼建设运转所需的近10亿元资金,仍然是医院的沉重包袱。
苗伟坦言,单靠医院的积累并不现实哪里能治好羊癫疯,加上各级财政也不宽裕,申请拨款只能排队慢慢等待,但综合大楼的建设一旦停步,效益便会滑坡。为了不影响医院的自身发展,最好的办法就是主动融资。
据苗伟介绍,十八届三中全会出台的相关政策中,提到了允许更多国有经济和其他所有制经济发展成为混合所有制经济。这一信号坚定了中山六院改制的决心。“这对医院是一个非常利好的内容。是否可以在国家政策的基础上,争取一些创新机制,打造一家混合所有制医院,在中山六院内,一边是政府举办的公立医院,由政府持股;另外一边引入社会资本持股。两类医院协力提高工作效率,从而使百姓获益。”
基于这样的思考,2013年9月,中山六院与来自社会的德福资本签订了“中山大学附属胃肠肛门医院之投资协议”。这表明胃肠肛门医院是由中山六院与德福资本合作,共同建设的中外合资的股份制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其中,德福资本持有60%的股权,中山六院保有40%的股权。
协议一经签署便上报广东省政府,在经过广东省卫生厅、财政厅、发改委等相关部门长达3个月的审批后,2014年1月16日,协议最终由广东省政府批复通过。
面对曲折的改制经历和尚算理想的阶段性成果,苗伟松了一口气,“引入社会资本,将医院的债务还清,我们就可以轻装上阵了。”
基础为主 多元发展
引入社会资本后的胃肠肛门医院将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并且在董事会之下设医院管理委员会,由中山六院和胃肠肛门医院共同组建,并暂时采取一体化管理方式,即两家医院,一套班底。
“事实上,这两家医院在结构和功能上是密不可分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我们不但不能让两家医院各做各的,而且还要把他们当成一家单位共同经营。这样才不违背改制的初衷,就是把医院做到更好,让百姓、政府、出资方以及员工都受益。”苗伟解释。
他还称,现在的胃肠肛门医院在规模上已经是国内领先,接下来就要大踏步发展各项技术,提升医疗服务能力,在结直肠癌等消化系统癌症方面进行更深入的探索,吸引更多的患者前来就医。
尽管胃肠肛门医院注入了社会资本,成为了地地道道的股份制医院,但它的经营模式仍然以基本医疗为主,而且属于非营利性医疗机构。“我们的目的不是把它改造成一个赚钱的机器,而是按照国家许可的卫生政策,把医院做大做强。不能因为引入社会资本,就要提价和逐利,这样患者反而不来了,医院经济利益也会受损。”苗伟表示。
林锋认同这一观点。他认为,如果医疗服务市场能够自由、公平竞争,国家即使不对医疗机构进行营利性与非营利性划分,其价格也会趋向合理。“充分的市场竞争,会让每位管理者对服务、采购等形成自己的体系,而现在我们是在价格垄断的基础上去讨论竞争机制问题,这没有意义。” 与此同时,林锋向记者透露,医院新综合大楼的二期工程正在建设中,待建成后,医院将采取更灵活的生存和发展方式。“医院不需要有太多的固定员工,只须组建核心的医生团队,配备助理性人员。即使是医院原本没有的科室,只要有医生愿意来布点,并且患者也有明确的需求,我们就会引进。从而淡化科室病区的概念。”林锋强调,新医院的运行不应再沿用体制内的思维,而应视实际情况灵活掌握。
诉求与质疑并存
由于此次改制仅涉及胃肠肛门医院的独立法人机构,而中山六院还保有原来的编制和机构设置。这就意味着中山六院的社会公益属性以及员工的职业身份没有改变。在苗伟看来,这将是医院今后在汇聚人才方面的巨大优天津有没有效果好的医院治疗癫痫病势。
另外,改制后的胃肠肛门医院在制定人事制度方面,将保留现有编制员工和未满合同期的员工的事业单位编制或聘用关系,继续留在胃肠肛门医院工作。中山六院仍然按照中山大学相关规定录用或调入,属于事业单位编制。
如若胃肠肛门医院新增技术骨干,可先进入中山六院后,由其外派至胃肠肛门医院,亦属事业单位编制。
尽管如此,胃肠肛门医院的改制很可能影响到中山六院原有的编制数量,而现阶段,院方正在向上级部门积极争取。
“现在,即便是国际上有名的财团办医院,也都面临一个问题,就是人才的流失。相比之下,当前的医生和护士更在意事业单位的编制身份。很多优秀的毕业生宁愿去区县级的医院,成为一名正式的编制职工,也不希望到更高一级的企业性质医院成为一名合同工。”苗伟介绍。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微观经济研究室主任朱恒鹏曾经提出,很多公立医院在改制问题上,除了缺乏动力,一些相关的配套政策,比如事业单位的人事制度、养老保险改革的缺位,都将成为阻力。
考虑到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现状,苗伟呼吁,各级政府在进行公立医院改制时,能够让改制医院员工享有原事业单位编制的身份,是目前改制顺利与否的关键。否则,优质人才的流失势必导致医院业务的滑坡,偏离了改制初衷。
然而,在廖新波看来,中山六院此次改制是否可以推广还有待商榷,“这种混合制的模式与传统的理论并不相符。所有制不同,诉求就不同。一个属于营利性,另一个则是提供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服务的非营利性,这是混和所有制的最大障碍。同时,一套人马负责两家不同所有制的医院,实际上还是院中院的变形。”
他强调,当前一段时期内可以支持试点工作的开展。但他个人认为,混合制医院难以长久,未来的医院或全部由社会资本控股,或完全归政府所有。

“当前完工且投入使用的部分有14万平方米,等第二期工程完工后,整栋楼的总面积将达到22万平方米。我们将利用这个全新的空间,打造一家具有全新运行机制的混合所有制医院。”2014年3月的一天,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下称“中山六院”)大外科主任林锋带领《中国医院院长》记者走在院内一栋刚刚竣工一半的综合大楼内,言语中透露出热切的期待。
这栋大楼即将承载的正是近期被业内和媒体密切关注的广东省公立医院改制案例。广东省政协委员、省政府副秘书长李捍东在谈到中山六院改制之举时,称其“完全不是原来的体制,是一种新型的模式”,“将会有混合制三甲医院出现,即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的混合”。
此次中山六院改制模式之新,新在由中山六院与德福资本以3:2的比例共同参股,在这栋新楼中成立全新的中山大学附属胃肠肛门医院。后者将与中山六院其他未参与改制的部分共存于现址。而已有的公立医院股份制模式,或为公立医院与社会资本合办新医院,或为公立医院投入全部资产进行彻底改制。
这种全新的混合所有制尝试,决定了中山六院的改制,前路茫茫,机会与争议并存。
负债触发改制
事实上,此次中山六院改制,绝非一时兴起,而是与上述医疗大楼的筹建息息相关。
中山六院于2007年2月,由市政府成建制整体移交给中山大学,更名为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由中山大学常务副校长、中华医学会外科学分会结直肠肛门外科学组组长汪建平任首任院长。
建院伊始,汪建平带领一批消化外科专家入驻中山六院,创办了特色科室――胃肠外科。同年6月,中山大学癫痫病常用治疗方法有哪些附属第六医院(胃肠肛门医院)挂牌成立。自此,中山六院定位为以胃肠专科为特色的大型综合性医院,并参照三甲医院标准筹建。
2012年6月,14万平方米的医院综合大楼正式启用,配置床位1200张。“胃肠肛门一个专科的床位数就从最初的几十张发展成现在的700张,同时还开展了20余个亚专科。仅放射性肠炎一个病种,就有一支专门的团队从事相关研究。”中山六院党委书记苗伟告诉记者,医院发展到一定规模后,疾病诊疗水平迎来一个快速的提升。
这种大专科、小综合的发展战略,使中山六院很快在省内外创出了声誉,年业务收入也从2005年的5000万元增至如今的9亿元。然而,据广东当地媒体报道,中山六院的综合实力相比中山系统的其他兄弟单位还存在一定的差距,门诊量仍未达到饱和状态。
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廖新波告诉《中国医院院长》记者,中山六院在大力发展胃肠肛门专科期间,筹得8亿元资金新建综合大楼。然而,在省部共建支持政策批复后,财政厅仅拨款不足一亿元。巨大的资金缺口让中山六院萌生了引进社会资本发展建院的想法。
正如廖新波所言,尽管规模和收入都得以快速增长,但新综合大楼建设运转所需的近10亿元资金,仍然是医院的沉重包袱。
苗伟坦言,单靠医院的积累并不现实,加上各级财政也不宽裕,申请拨款只能排队慢慢等待,但综合大楼的建设一旦停步,效益便会滑坡。为了不影响医院的自身发展,最好的办法就是主动融资。
据苗伟介绍,十八届三中全会出台的相关政策中,提到了允许更多国有经济和其他所有制经济发展成为混合所有制经济。这一信号坚定了中山六院改制的决心。“这对医院是一个非常利好的内容。是否可以在国家政策的基础上,争取一些创新机制,打造一家混合所有制医院,在中山六院内,一边是政府举办的公立医院,由政府持股;另外一边引入社会资本持股。两类医院协力提高工作效率,从而使百姓获益。”
基于这样的思考,2013年9月,中山六院与来自社会的德福资本签订了“中山大学附属胃肠肛门医院之投资协议”。这表明胃肠肛门医院是由中山六院与德福资本合作,共同建设的中外合资的股份制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其中,德福资本持有60%的股权,中山六院保有40%的股权。
协议一经签署便上报广东省政府,在经过广东省卫生厅、财政厅、发改委等相关部门长达3个月的审批后,2014年1月16日,协议最终由广东省政府批复通过。
面对曲折的改制经历和尚算理想的阶段性成果,苗伟松了一口气,“引入社会资本,将医院的债务还清,我们就可以轻装上阵了。”
基础为主 多元发展
引入社会资本后的胃肠肛门医院将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并且在董事会之下设医院管理委员会,由中山六院和胃肠肛门医院共同组建,并暂时采取一体化管理方式,即两家医院,一套班底。
“事实上,这两家医院在结构和功能上是密不可分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我们不但不能让两家医院各做各的,而且还要把他们当成一家单位共同经营。这样才不违背改制的初衷,就是把医院做到更好,让百姓、政府、出资方以及员工都受益。”苗伟解释。
他还称,现在的胃肠肛门医院在规模上已经是国内领先,接下来就要大踏步发展各项技术,提升医疗服务能力,在结直肠癌等消化系统癌症方面进行更深入的探索,吸引更多的患者前来就医。
尽管胃肠肛门医院注入了社会资本,成为了地地道道的股份制医院,但它的经营模式仍然以基本医疗为主,而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且属于非营利性医疗机构。“我们的目的不是把它改造成一个赚钱的机器,而是按照国家许可的卫生政策,把医院做大做强。不能因为引入社会资本,就要提价和逐利,这样患者反而不来了,医院经济利益也会受损。”苗伟表示。
林锋认同这一观点。他认为,如果医疗服务市场能够自由、公平竞争,国家即使不对医疗机构进行营利性与非营利性划分,其价格也会趋向合理。“充分的市场竞争,会让每位管理者对服务、采购等形成自己的体系,而现在我们是在价格垄断的基础上去讨论竞争机制问题,这没有意义。” 与此同时,林锋向记者透露,医院新综合大楼的二期工程正在建设中,待建成后,医院将采取更灵活的生存和发展方式。“医院不需要有太多的固定员工,只须组建核心的医生团队,配备助理性人员。即使是医院原本没有的科室,只要有医生愿意来布点,并且患者也有明确的需求,我们就会引进。从而淡化科室病区的概念。”林锋强调,新医院的运行不应再沿用体制内的思维,而应视实际情况灵活掌握。
诉求与质疑并存
由于此次改制仅涉及胃肠肛门医院的独立法人机构,而中山六院还保有原来的编制和机构设置。这就意味着中山六院的社会公益属性以及员工的职业身份没有改变。在苗伟看来,这将是医院今后在汇聚人才方面的巨大优势。
另外,改制后的胃肠肛门医院在制定人事制度方面,将保留现有编制员工和未满合同期的员工的事业单位编制或聘用关系,继续留在胃肠肛门医院工作。中山六院仍然按照中山大学相关规定录用或调入,属于事业单位编制。
如若胃肠肛门医院新增技术骨干,可先进入中山六院后,由其外派至胃肠肛门医院,亦属事业单位编制。
尽管如此,胃肠肛门医院的改制很可能影响到中山六院原有的编制数量,而现阶段,院方正在向上级部门积极争取。
“现在,即便是国际上有名的财团办医院,也都面临一个问题,就是人才的流失。相比之下,当前的医生和护士更在意事业单位的编制身份。很多优秀的毕业生宁愿去区县级的医院,成为一名正式的编制职工,也不希望到更高一级的企业性质医院成为一名合同工。”苗伟介绍。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微观经济研究室主任朱恒鹏曾经提出,很多公立医院在改制问题上,除了缺乏动力,一些相关的配套政策,比如事业单位的人事制度、养老保险改革的缺位,都将成为阻力。
考虑到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现状,苗伟呼吁,各级政府在进行公立医院改制时,能够让改制医院员工享有原事业单位编制的身份,是目前改制顺利与否的关键。否则,优质人才的流失势必导致医院业务的滑坡,偏离了改制初衷。
然而,在廖新波看来,中山六院此次改制是否可以推广还有待商榷,“这种混合制的模式与传统的理论并不相符。所有制不同,诉求就不同。一个属于营利性,另一个则是提供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服务的非营利性,这是混和所有制的最大障碍。同时,一套人马负责两家不同所有制的医院,实际上还是院中院的变形。”
他强调,当前一段时期内可以支持试点工作的开展。但他个人认为,混合制医院难以长久,未来的医院或全部由社会资本控股,或完全归政府所有。

相关推荐

中山六院改制疑云相关推荐:

------分隔线----------------------------